首页 >饮食

解码中正大学地下党神秘历史

2019-06-29 11:35:58 | 来源: 饮食

解码中正大学地下党神秘历史

皇殿侧一带曾是地下党的秘密据点

1947年下半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中国共产党加强了国民党统治区的工作。在这样的背景下,南昌的中共地下工作也紧锣密鼓地展开。

国立中正大学(简称“正大”)地下党组织是南昌城市工作部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少大学生是地下工作者。他们以皇殿侧一个亭子间为秘密据点,传送情报,运送枪支,与敌人斗智斗勇。正大地下党组织约有60名成员,其中包括单发喜、杨小春、邵荷春、晏政等,“新中国第一位女省委书记”万绍芬也是他们中的一员。近日,走访亲历者和相关专家,还原了那段惊心动魄的历史。

首席 魏莹 文/图

皇殿侧的亭子间是秘密据点

江西师范大学档案馆的工作人员告诉,正大的中共地下党生菜瘦肉胡蝶面的做法组织,是在解放战争时期的民主学生运动中建立和发展的。它是当时正大内进步力量的核心,是中共闽浙赣区(省)委南昌城市工作部(简称南昌城工部)的一个组成部分。

“当时,中共闽浙赣区(省)委把一名叫李健的同志调到南昌,主要由他组织领导南昌的地下工作。”工作人员告诉。李健到达南昌后,了解到正大有一批在学生运动中涌现出来的进步学生,便决定以正大为突破口开展城市工作。

据介绍,南昌城工部的联络点在今天皇殿侧路一带,要谈这个秘密据点,就不得不谈一个人—单发喜。这位1948年正式参加中国共产党地下党组织的老同志,正是因为他,出色地完成了各项任务,据点才发挥出了中心作用。当时,单发喜从正大毕业后,到位于皇殿侧一带的正大中学任教,他考虑到学校地处僻静,自己又可以以教师的名义作掩护,便向李健推荐把正大中学作为联络点。为了便于单独活动,单发喜有意选择了该校三楼一个亭子间,尽管房子很小,夏天又非常闷热,单发喜却心甘情愿,毫无怨言。

冒着杀头的危险运送枪支

1949年2月份,李健派单发喜送几支短枪去支援湘赣边工委。李健把短枪缝包,外面写着“牙科手术用具一包请转交某某收”的字样,在约定的时间和地点把包裹交给了单发喜。

单发喜谎称母亲病危向学校请了假,立即奔赴清江。在南站,他机警地绕过了检查哨卡,登上了火车。他把旅行袋放在行李架上,一路上眼睛不敢离开旅行袋,到了家以后,又隐瞒家人说是清江有同学结婚,置好了礼品要赶紧送去。第二天,单发喜在樟树码头上乘小木船,逆江而上20多里到横梁上岸,在蒙蒙细雨中,冒着寒风独自一人在陌生的乡间小路步行了七八里路,在天黑以前赶到清江县安丰乡涂头村,把驳壳短枪顺利交到地下党员手中。

就在单发喜送枪后的三个月,国民党南昌警备司令部发布了“十杀令”,头一条就是“通匪济匪者杀”。许多年后,有人问单发喜:“你当时一点都不害怕?”单发喜笑着说:“当时一心想着完成任务,没有考虑个人安危。豪斯每个回合都很重要到了季后赛一个回合可以要你的命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有点害怕。”

步行20里传送情报

85岁的晏政曾是一名红色地下党人,他于1947年考入正大政治系,一入校就积极参加学生运动,反对国民党当局的黑暗统治。他的活跃行为引起了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关注,1949年3月前后,在两名党员校友的见证下,晏政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地下工作者。

至今仍在南昌安居的晏政告诉,他第一次见单发喜是1949年春天。当时,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即将挥师南渡长江,南昌城内外兵荒马乱。“有一天下午,邵荷春约我一起过赣江,到市内正大中学送一封信。”晏政说。尽管城工部已经批准他们参加地下党组织,但两人和组织都是单线联系,互不知道真实身份。“虽然如此,我和邵荷春是上下铺兄弟,互相也猜出一些。”晏政对说。

由于携带着秘密信件,邵荷春和晏政没有坐校车,而是步行20余里把信送到皇殿侧旁一条僻静的小巷里。邵荷春上楼送信,晏政则在巷道口踱步望风。“过了一会儿,单发喜送邵荷春走出正大中学校门,我快步迎上前去,同他紧紧地握手。互相对视的瞬间,透过他镜片后那双睿智机敏的眼睛,隐隐地看出了一丝笑意,他重重地拍了拍我的手背,轻轻地说了一声‘多加小心’,就随即转身进了那扇小小的漆黑的校门。”回忆起当年的细节,晏政仍历历在目。

“单老师的信

怎么这么多”

江西师范大学档案馆的工作人员告诉,随着秘密据点活动范围不断扩大,全省各地的信件像雪片一样飞来,以至于有人惊叹:“单老师的信怎么这么多!”

为了避免据点暴露,单发喜想出了对策。他掌握时间主动在收发室等待邮递员送信来,由于信太多,他都难以分清楚那些是自己的,那些是需要转交的,于是他只好等李健来接头的时候,再区分袁泉马伊琍合体拍杂志封面曝光穿同款衣服pk谁更胜一筹信件,这样在秘密据点活动的从始到终,都没有遗失过一封信件,倒是一些写给他的私人信件,有时候被送给李健。因为单发喜做得十分谨慎细致,从正大中学秘密据点送走的,还有南昌城工部支援给湘赣边工委橄榄雪梨煲瘦肉汤的做法的各种生活用品和药品。

与军统特务斗智斗勇

南昌解放后,潜伏下来的特务分子、反动骨干转入地下,对新生的人民政权进行破坏和捣乱。这些人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叫徐国华的特务学生。晏政告诉,徐国华属于国民党军统,是从清华大学转学过来的。“他嘴角有一道很深的枪痕,在清华的时候就曾经杀过同学,是一个非常凶残狡猾的人。”

当时,正大地下党绝大部分参加省委组织部举办的培训学习,只有朱炯开、杨小春、邵荷春、晏政、卓祥枨、邓安翔6人留下来,在正大开展学生工作,并成立了学生会。徐国华等人在学校不断制造事端,一次,省军管会一位领导到校作报告,天气炎热穿了一件纺绸衬衫。徐国华抓住这个细节大做文章,胡说“共产党干部的艰苦朴素是假的”。学生会干部立即予以驳斥,并提醒同学们要认清暗藏敌人的真实面目。还有一次,徐国华等人跑到军管干部住所附近放黑枪,学生会干部听到枪声后立即赶到现场,特务已经跑掉了,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1949年下半年,朱炯开、晏政等人与特务分子斗智斗勇,有力地保护了学校师生和财产安全。1950年,徐国华被逮捕,最后被处以极刑。

万绍芬也曾参加地下工作

中正大学—江西师范大学江西校友会秘书长万春林告诉,正大不少校友参加了中共地下工作,其中不乏一些知名人士。“新中国第一位女省委书记”万绍芬在一本回忆散文集中这样写道:“中学毕业后,我同时考取了几所公立大学。有位地下党员老师建议我选择在本省国立大学经济系读书,那里是地下党领导全省学生运动的一个中心。在地下党同学的帮助下,在这所大学里我学习了一些进步书籍和革命理论,投入了迎接解放的运动,传递进步书籍和传单,为地下党送情报。”

晏政告诉,从1948年4月至1949年7月,正大地下党组织活跃在南昌很多地方,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是“把脑袋挂在裤带子上革命”,但大家依然忘我前行,执行一个又一个秘密任务。正大地下党组织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为南昌解放和新中国的诞生作出了重要贡献。

作者:魏莹

(来源:南昌晚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