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食

花都特战狼王 第359章 绝对是水货

2019-10-12 19:21:17 | 来源: 饮食

花都特战狼王 第359章 绝对是水货

冷峰这番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讽刺偃月能够坐在九局局长的宝座上,纯粹是靠着身体上.位而已。

偃月当然能听得出,张嘴刚要反驳,眼前却又是一阵发黑,赶紧狠狠用力咬住了牙关。

偃月没有辩驳,更让冷峰以为他说中了,看着她的眼神里更是不屑,松开她的左脚,身子一弹站起来的瞬间,右手在她‘胸’前狠狠‘摸’了一把,‘**’笑道:“嘿嘿,果然是好本钱啊。送你一句忠告,你最大的优势是在‘床’上,而不是和人打架。这次遇到我是算你幸运,要是别人,说不定会把你先‘奸’后杀。”

‘胸’前被狠狠‘摸’了一把后,偃月羞恼‘交’加,再也无法压制心中的怒气,只觉得喉咙一甜,竟然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猛地喷在了墙上,就像一朵朵‘艳’丽的梅‘花’。

偃月羞恼之下竟然吐血,这可把冷峰给吓了一跳:“沃曹,你的承受能力竟然这样脆弱?嗯,水货,绝对是水货,靠身体上.位的终究是差点劲啊。唉,也不知道怎么闯下这么大名头的。”

一口鲜血喷出去后,偃月心里好受了许多

,但她却没有起来,仍然侧躺在地上,呆呆望着墙上那一朵朵‘艳’丽的梅‘花’,惨白的脸‘色’竟然慢慢变为了‘潮’红,看起来很像回光返照的样子,这更让冷峰担心。

对于张耀明那样的沙比青年,冷峰根本不在意,‘弄’死也就‘弄’死了,反正只是一不知好歹的纨绔子弟罢了,就算是死上一万个,也不会对当局造成太大影响的。

可偃月就不一样了,尽管这‘女’人很可能是靠着脸蛋和屁.股上.位的,可她的身份决定如果她真死在这儿,那绝对是个引起最高层震惊的大事,这可不是冷峰所希望看到的。

所以在察觉到偃月情况不妙后,冷峰赶紧弯腰伸手放在了她的嘴‘唇’上面,要查看一下她的呼吸情况。

偃月一动不动,目光凝固在了墙上,任由冷峰试探她的呼吸。

察觉出偃月还有微弱的呼吸后,冷峰多少有些放心了,轻轻拍了拍她脸颊,关心的问道:“喂,你没事——”

冷峰还没有说完,偃月却猛地张开嘴,向他手腕咬了过去。

吓得冷峰连忙缩手:“草,原来是装死!”

好心查看别人,却差点被咬着,这让冷峰很不爽,站起来后抬脚冲着她屁.股上就是大力一脚:“马的,国安的面子可被你给丢光了,草……你敢对我动枪,想玩真的?”

偃月紧.咬着牙关,从没有遭受过的奇耻大辱,使她全身在剧烈颤抖的,但唯独握着枪的右手,却稳如磐石,眼里也‘射’出吓人的寒芒。

冷峰平时很自信,或者说很自恋,可他还没有傻到以为自己能在这么短距离内能躲开子弹的地步,嘴上虽然说的轻松,但眼睛却死死盯着偃月握枪的右手。

他敢发誓,如果这‘女’人右手手背上那根牵动食指的青筋有凸起的迹象(这就证明她要扣下扳机),他宁可拼着挨一枪,也绝不会给她开第二枪的准备,用最快的速度把她结果掉。

冷峰有这个把握,绝对的把握。

偃月慢慢的从地上坐起,可她右手中的手枪,却始终固定在那个角度,枪口对着他的心口。

冷峰闭上了嘴巴:他可不是张耀明那样的沙比,在不该说话时‘乱’放屁,最后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偃月伸出左手,扶着墙壁慢慢的站了起来,低声问道:“你怎么你说话了?”

冷峰没有吭声,右手攥起,也看着她的右手。

偃月眼睛重新变得亮晶晶,闪着狠毒的光泽,深吸了一口气时,气‘色’好了很多,用双手握住了手枪,再次问道:“回答我呀,你怎么不说话了?”

冷峰终于说话了:“我怕会‘激’怒你。”

偃月双眸微微眯起,残忍的笑意在嘴角翘.起;“你怕死了?”

“是,我怕死。”

就在上帝都以为偃月在下一刻很可能开枪时,冷峰却忽然全身放松,就像偃月已经把手枪收起来那样,无所谓的耸耸肩:“但我觉得你更怕我会和你同归于尽。咱们一无仇,二无冤的,何必为了一个张耀明就冒险呢?我要是你的话,就会装做什么事也没发生,毕竟这事也没有太多人知道,还不会影响到你的威名,对吧?”

“而且,我可以对你保证,很快就会忘记这件事,忘记你这个人的。”

冷峰笑了笑,不等偃月说什么,转身就向‘门’口走去。

尽管有只手枪在对着他的后脑勺,尽管他看出某个‘女’人眼里闪着恶毒的光芒,但他肯定这个‘女’人,绝不会做那种对大家都没有好处的事。

望着冷峰的背影,死死盯着他的后脑勺,就算不闭着眼也能把他脑袋打爆了的偃月,嘴角剧烈‘抽’动了几下,最终却眼睁睁的望着他走了出去。

她不是不想开枪,是因为她看到冷峰右手一直紧紧的攥着,手背青筋凸起,是那样的用力——她没有丝毫把握,在开枪的同时,依现在的体能能躲开冷峰临死前的致命反击,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

“哦——哦。”

就在偃月慢慢放下枪,用手捂住小腹闭眼‘露’出痛苦之‘色’时,一声呻‘吟’响起,使她刚刚弯下的腰板,陡然停止,飞快的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扭头冷冷的向张耀明看去。

被掐昏过去的张耀明,这时候慢悠悠的醒了过来。

在看到眼前站着个人后,张耀明本能的一缩身子,尖声叫道:“你大人大量绕了我吧,我再也不敢——”

喊到这儿,张耀明才看出站在眼前的,不再是那个该死一万遍的冷峰了,而是一个‘女’人,一个站住那儿就像标枪那样‘挺’直的‘女’人。

愣了一下,张耀明脸上闪过一丝狂喜:“是你!”

偃月此时已经变得无比从容,尽管这一切都是装出来的,淡淡的说:“是我。”

“那个人呢,叫冷峰的呢?”

“你很希望看到他?”

“我很希望?”

张耀明脸上刷的浮上惊恐之‘色’,连连摇头。

“他已经走了。张耀明,以后最好收敛一下,别以为你凭着老首长就能横行天下。以前没人敢怎么着你,那是你没碰到狠人。如果你仍然执‘迷’不悟的话,那你距离死也不远了。”

偃月收起手枪,大踏步的走向了‘门’口,在拉开‘门’时,却又转身,冷冷的说:“还有,好好搞你的批文,尽量别做做那些找死的事,要不然一旦泄‘露’,老首长也保不了你的。你现在钱,已经够多了。”(未完待续。)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费用表
南京京科医院的电话是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的位置
南京京科医院的电话号码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靠谱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