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汤羹

股市与房市透视中国经济的两个气泡编制

2020-11-18 16:53:45 | 来源: 汤羹

股市与房市:透视中国经济的两个气泡

股市与房市:透视中国经济的两个气泡

--中国要警惕投机经济的出现

内容提要:由于20多年来的改革我国社会发展极不均衡,随着财富差距的拉大,可供投机的剩余资本已形成规模,因此,中国经济在很大程度上已带有投机经济的性质。这对普通平民百姓来说又是一个灾难,因为他们将面临资本的双重盘剥。过去,人们只注意到资产阶级通过剩余价值来对劳动进行剥削,现在我们又意识到,大资本还可以通过投机的方法来聚敛财富,这是因为投机是市场经济的本质,资本主义的本质,市场经济就是投机。作为一个主张社会主义的国家,是否允许把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的投机行为都照搬过来,已经需要中国社会认真考虑。如果不进行控制,投机行为不仅对人民群众形成剥夺,更影响宏观经济的正常运行。因此,防投机已成为中国政府下一阶段调控宏观经济的关注点。最近中央台播放的纪念陈云同志的在解放之初控制通货膨胀和市场投机的影片,提醒中国政府要准备应对即将产生的这股市场力量。中国的市场经济已经足够壮大,市场力量也已经足够壮大,警惕市场中的破坏性的力量已成为政府的重要任务。中国发展到这一阶段,不仅需要从投机性的角度来分析经济运行的合理性,更需要从和谐社会和均衡发展的角度来抑制市场时时发出的强烈的投机行为。

一、泡沫经济和投机经济的雏形

这几年里,我国经济在两个领域里吹起了气泡,一个是股票市场,一个是房地产。股市里的气泡已经消下去了,房地产的泡沫在刚刚消散。时至今日,我们终于可以看清近几年来我国经济的运行轨迹及经验教训。在这一时刻,及时地做一总结,想必对今后的经济平稳发展会有好处,特别是对宏观决策者,会有较大的参考价值。

概括起来说,自1998年以来,我国的资本市场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吹泡阶段----起泡阶段----泡沫阶段。1997年和1998年可以看做是吹泡阶段,具体表现是鼓励股市上涨,使股市迅速从1000点以下拉升到1999年的1650点,2001年和2002年是起泡阶段,股市在1800点上下浮动,到了2003年沪市股指最终上升到2100点,泡沫开始破裂。其结果是:沪深股市经历了长达2年的漫漫熊市,投资者的信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特别是中小股民损失惨重,投机大鳄从中攫取暴利。

自2003年,当股市到达高潮开始下落后,房地产市场的吹泡行动已如火如荼,两三年间上海、杭州、青岛的房价飑升一倍,北京的楼价以每年平均20%的速度抬升。2005年上半年,中央政府一系列遏制房市泡沫的政策出台,房市的泡沫开始崩溃。但是,就今天看,房市的泡沫似乎还未达到股市的程度,今后仍然还有继续发展的可能。

二、股市气泡的实质是什么?

股市泡沫的本质是为了实现股市资金在股民之间相互转移,

泡沫的本质是聚敛!其结果是富者愈富,穷者愈穷。

前些年,一直有人在说啤酒没泡沫不好喝,经济没泡沫不起劲。的确,泡沫是经济运行的机动空间和伸缩说你看仓库1.7万平方米度。但这个余地和空间到底要保持多大才算合适?是不是越大越好?实践证明,泡沫的空间越小越好。这是因为,泡沫越大,动用的资源越多,在某一点上配置的资源浪费越大,最终造成的损失也越大。从资源配置角度看,之所以在股市和房市出现泡沫,是因为中国出现了剩余资本和投机资本,在生产领域是因为资源在配置过程中出现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1998年期间,政府之所以也要参与到吹泡的行列中来,是因为当时的经济有点凉,国有企业的效益也不太好。于是,放任股市泡沫化,趁机兜售经过包装的国企股票,为经营困难的国有企业融资,成为股市管理者的主要思路。在这一期间,上市公司从股市上共拿走了大约四五千亿资金,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部分国有企业的困境,刺激了经济的活跃与增长。

但是,由于股票价格与其价值拉开太大的距离,股市价格已经远离了它的价值区间,股价在这种价位上运转只剩下投机与赌博的意义,当投机与炒做的意义也不复存在的时候,一场不可避免的下跌便很快发生了。2003年9月股市暴跌之后,随之而来的是股市投资者巨大亏损的暴露。不仅有一大批中小股民损失惨重,也包括一大批国有的资金大户和证券公司。

政府的机会主义后果很快便显露出来,股市泡沫的消退犹如水落石出,当大水上涨时,汹涌的入市资金淹没了亏损者的身影,一旦潮水退去,逃得慢的投机者如剩余的石头一样被裸露出来,并且,潮水退得越厉害,套牢者的损失越大。在这种情况下,股市不仅几乎失去了融资的功能,而且有可能由于过度萎缩而带来一些社会问题。

但是,根据我的判断,中国股市出现崩市是不可能的,这是因为,市场一般都是经得起涨和落的考验的,涨与落是市场两个相辅相成的伴侣,涨与落是投机的根本条件,没有涨便没有落,没有落也不会有涨。涨与落都不应是市场所担心的问题,真正需要认清的是股市在这一涨一落的过程中,投机资本实现那些重新配置。

中国股市基本上是个投机的赌场,涨与落只是股市形式的表现,真正的事实是资金在各个投资者之间的转换,也就是财富在投机者之间的转换。股市上涨和下落的幅度越大,资金在股民中间转换的幅度和机会越大。股市的涨与落全是股民博击财富的欲望所致。其欲望越大,股市起伏波动的幅度越大。只有股指起伏不动的股市,才是股民财富无法转移的股市。如果股票价格稳定不动,那才是真正的只靠分红获利的投资市场。

分析到此,我们便可清楚地看出,股市泡沫的本质是为了实现股市资金在股民之间相互转移,泡沫的本质是聚敛!其结果是富者愈富,穷者愈穷。没有巨大的落差起伏,便难以实现巨大的国民财富在股民间进行换手。而且,要想达到股市剧烈的波动起伏,必须有一定的资金势力和规模。在一定程度上,大资金与大起伏是成正比的。股市起伏波动越大,入市炒做资金的规模越大,获利的程度也越大。

特别是中国的股市是一个信息不对称的市场,因而也是一个完全不公平竞争的市场。一些官商勾结的投机资金利用信息和资金规模的种种优势,在市场上翻手雨,复手云,牟取暴利。这一切,都为中国金融投机资本的财富聚敛创造了有利条件。当前社会有很多善良的人们,他们看不到中国股市中存在着多少丑恶。这种人心的丑恶与市场的不规范为中国金融投机资本崛起创造了条件。

在人们每每感叹中国的直接融资规模太小的同时,很少人深入探讨为什么资本市场发展不大。如果真得发展大了,出现的问题又是人们始料不及的。因此,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度的历史时期,我国的间接融资规模“居大不下”是有原因的。

政策建议:对于当前的中国来说,宁肯要一只没有泡沫的啤酒,也不要疯狂聚敛小民财富的投资大资本,政府的思想要明确:不要希望通过制造股市泡沫来活跃经济。

三、中国金融投机资本的悄然形成!

最近入市的巨额资金从何而来?是谁在暗中“护盘”?

分析到此,让我们来探讨七八年来通过股票市场国民财富在不同投资者之间实现了多大的转移,也就是说,一部分股民从另一部分股民手中拿走了多少钱?这里我们不谈上市公司圈走多少钱,上市公司拿走的钱是有数的。我们只分析股民与股民之间重新分配了多少钱。现在市场流行的说法是大约有一万亿普通股民的资金化为乌有了。但人们很少想到这笔资金实际上是进入了另一批股民的腰包,股市进出的资金都是恒定的,一部分人输钱,另一部分人肯定就赢钱。这笔资金是不会在人间蒸发的,而是转移到另一批股民的钱袋。

所以,我们可以断定,历时七八年的股市起伏炒做,至少使五六千亿的资金从中小股民之手落入一批机构和大庄家之手, 这就是我国金融投机资本的形成过程。经过大鱼吃小鱼式的震荡整合,目前我国的金融投机资本至少已形成了近万亿元的规模。它们既分布在国有金融机构里,也分布在民间私人金融机构里。已化成私人的金融投机资本估计要占当前我国整个金融投机资本的百分之六七十。

历时七八年间的股市起落过程,基本上完成了中国金融投机资本的积累与集中,中国散落在民间中小股民手中的金融资产一步步聚集到大庄家即大金融投机资本家手中。因此,如果说股市是一个为企业募集投资资金的市场,不如说是为大投机资本聚敛小投机资本的市场。直到今天我们才清醒地看清了中国股市的另一个功能,即聚敛社会游资,制造社会贫富差距,产生金融巨富,导致经济发展失衡。自中国股市诞生以来,这两个功能一直在发挥作用,但越到后期,股市为企业融资的功能越弱,而赌博投机的功能越大。

当中国真正的金融投机大鳄形成之后,它们便具有了左右市场的力量。最近,当股市跌到1000点时,“神秘的资金”大举入市,连续几天放巨量成交,这些资金决不是政府的什么平准资金,而是隐伏在民间的金融投机资本显山露水。它们决不会自甘寂寞,股市的崩溃对于这批资金来说只是失去了一个理想的聚集资本的游戏舞台,失去了赌与掠的机会。因此,在与政府进行讨价还价的同时,在政府被迫进行股权分置等改革之后,特别是当股指跌到一定程度之后,这批金融大鳄会再度掀起一场淘金狂潮。

鉴于这种分析,我建议中国政府多看少动,谨慎对待股权分置,认清各个利益集团的说客的嘴脸,避免再犯当年开放B股市场那样的错误。

四、中国政府管理层如何应对来自市场的压力?

中国股市通过几年间市场的自然调整,已经接近合理的投资区域,在这个时候,政府却耐不住市场上某些利益集团的压力,搞起股权分置试点改革来。这种做法很可能导致中国的国民财富象当年开放B股时那样,遭到再一次洗劫和外流。

市场价位要靠市场行为来调整,为什么管理层却在一次次搞卖国式的奉送?国外的抄底资金这些年来一直在等待着底部的到来,中国政府为什么总是给外人创造牟利的条件?难道看不出中国股市底部已经显现了吗?有人放风说什么中国股市要跌到700点,中国政府怎么能轻信这些别有用心的谣言呢?说什么要拯救中国股市,难道还看不出来股市下跌就是最好的拯救方法吗?那些虎视耽耽的金融大鳄们对当当的市场份额切分得并不多能等到700点吗?在上个月的一篇文章中我就指出,股市不等到达1000点就会掀起一波狂炒,果然,6月8日股市跌破1000点之后,立刻展开了强烈反弹。

面对中国股市今天这种特点,中国社会和政府一定要认清本质,不要轻信一些利益集团的误导性的言论。譬如这一波股权分置,那些在股市上已捞得盆满钵满的金融大鳄也夹杂在中小股民中间,喊怨叫屈,疯狂瓜分国有资产。结果,政府只得让上市公司送股分红。随着这次股权分置改革继续深入,中国的股市金融投机资本将进一步发展壮大。因此,中国股市真正的赢家只是这些呼风唤雨的金融投机资本。但可悲的是,今天我国的股市舆论大都被这一利益集团的代言人所垄断。

譬如,当前社会盛行一种说法:“这些年里证券市场共融资8000亿元,可投资者却为此付出了2.5万亿元的代价。” 那么请问:投资者为什么要投入2.5万亿元?政府硬让你投的吗?投入的资金流到政府和上市公司的腰包里了吗?我上面已经讲了,在上市公司发行完股票后,投入股市再多的资金也是在股民间进行了重新的“资源配置”。因此,2.5万亿与政府和上市公司毫无干系! 这一数字只不过反映出我国股市是是一个高度投机的市场,是个泡沫化了的市场。投资者所付出的这2.5万亿是投机炒做的结果,这种行为暴露的是中国的股市完全成了一个大赌场,暴露了中国股民们的贪婪和疯狂。你就是投入3万亿或5万亿又怎么样?难道你们在赌市上赌输了还要国家赔偿吗?就象日本股市1989年股指达到39000点,投入的资金比中国多得多,难道日本股指后来一度跌到8500点,日本的股民们找政府要钱了吗?日本股市缩水缩了4倍,日本股市上的投资者所投入的资金比日本上市企业融资资金不知要大多少倍,难道日本股民曾把推给政府了吗?

真是太荒谬了。但可惜的是,至今为止,没有看到不同观点的舆论出现。政府就是在这些舆论的包围下步步向利益集团就范。我这里要重复前一篇文章所说的话:“中国股市要有规矩,投资者要自负,不能赚了自己乐,亏了找政府。”中国股市就是要有自己的特点,这是转轨过程中的现象,完全模仿西方股市的全流通一时半会是是根本不可能的。中国股市现阶段只能是这么一副状态,中国政府要切忌不能犯削足适履的错误!中国的资本市场不能被金融投机资本所左右,要有为中国人民大多数人的利益着想的概念。

五、差一点被套牢的中国房市

再来谈房地产市场里的泡沫。我在2004年8月在北京为全国资质一级房地产企业会议做报告时,说了一些话,后来被媒体组成一篇题为《投机经济的开始》,现附于此文的后面。我当时所讲的主要是市场性的投机资金的问题,如温州炒房团,还未将分析的视角伸进政府的行为中去。当时我的主要担心是商品房也由消费品演变成投机品,这种担心,很快便被证明是正确的。

我在那个会上说,剩余产生投机,而投机的结果,是使原本是消费品的商品房变成了投机品。由消费品变为投机品,这是一个重要的质变,如果越来越多的消费品变为投机品,那么这个国家的经济便充满了泡沫,便积聚着巨大的风险。

今年4月25日,我在上海虹口区的一个会议上便当场分析了政府热中房地产的动机。譬如,上海虹口区与北京东城区面积差不多,都是25平方公里多一点,但上海虹口区的GDP只有80个亿,而北京东城区有350个亿,然而两个区的财政税收却都是35亿元左右。我说了,为什么虹口区能有这么多的财政税收,可能是与卖地皮有关。这就是近些年里,地方政府财源滚滚的主要原因,即不是通过GDP来增加财政税收,而是通过拍卖不动产这一老本和家底来创造财政资源。看看虹口区市政府新建的办公楼多么阔绰,真是厅堂楼所,一应俱有。这都是仰仗土地批租制和房地产热才得来的滚滚财源。

因此,我逐渐意识到,房地产市场的气泡与政府的推动密切相关,因为在这些年里,我国实行土地批租制,土地是地方政府的重要财源,发展房地产与政府增加收入正好划等号。正是这一因素,使房地产业成了经济过热的领头羊。

从2003年到2004年的经济运行看,这两年中发生的经济过热主要是由房地产市场拉动的。譬如钢材吃紧,生产资料价格暴涨,土地价格上涨……而这种供应紧张大多是为了一个虚假的需求,或者说只是为了一批投机资金牟利的需求。

随着房价飞涨,投机风行,终于导致中央政府采取了控制手段。并且,也幸亏政府的动作果断及时,才未使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总体产生泡沫化。如果房市达到象股市那种套牢程度,后果可就严重了。袁剑先生写了一篇文章题目为《房地产套牢中国?》,用“套牢中国”一词来做题目非常有恰当。所谓套牢,就是将中国的经济资源统统压到吹泡上去,最终导致一场资源浪费和经济发展不平衡。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房地产泡沫所造成的损失要比股市泡沫造成的损失大得多。因为房地产泡沫直接拉动的是实体经济,它对中国经济的关切度比股市大得多。股票市场基本上还是一个虚拟市场,而房地产市场是一个实物市场,所以,房地产泡沫对中国经济和社会危害甚大。

这主要表现在:一、抬高了房地产业的生产成本,例如全球性的相应物价暴涨,外国供应商都在耍中国的大头,趁机要价!二、国内经济过热,房价畸高,价格扭曲并且起伏波动巨大,三、加重普通消费者的购房负担,使一大批消费者成为危险的负债群体,并为金融机构埋下债务危机的隐患。

上升到政治的高度看,房地产泡沫的本质是一场掠夺,是地方政府、开发商们和投机者们向普通购房大众发起的一场掠夺,说到底,是剩余资本对大众利润的盘剥。中央政府在反省前几年的错误的同时,对这种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决不能袖手旁观。在这个时刻,根本不存在什么”看不见的手“。中央政府就是要干预!要管制!

六、 中国需要重新思考市场经济的理论,

市场的神话是否已经走到尽头?

通过这一波房地产热和几年来的股票市场表现,我们对所谓的市场经济已经有了深深的体会,它在调动起全社会巨大的创造能量的同时,也产生了另一个杰作,那就是制造非均衡发展和贫富差距,这种市场经济可以利用各种看来是合法合理的市场交易,来投机、聚敛财富、打造一个非均衡发展的中国。另外,这种市场经济还隐藏着泡沫,因为吹泡经济的基础必须建立在非均衡发展和牟利动机上面。只有当社会上一部分群体有了投机资本,才会产生经济泡沫,才会更多更大地聚敛社会财富。

如果这就是市场经济的本质,这就是发展市场经济的结果,那么,与其搞这种“市场经济”,还不如返回头去搞计划经济,我们不要富者愈富、穷者愈穷的市场经济!不管怎样,计划经济不存在投机大鳄和开发商的盘剥,不存在政府和市场的双重掠夺和巨大的社会贫富差距!让那些代表资本大亨们的理论家们继续鼓吹经济自由吧,人民大众已经越来越清楚地看清了一些“改革理论”的本质。

由于市场经济有这些特点,对于中国来说,今天的经济过热往往是危险的,因为,由于投机的存在,越是发达的“市场经济”越会制造虚假需求,在这种情况下,政府一定要注意,不要将政绩与GDP联系起来,因为,泡沫下的经济发展,一不小心便会使自己的政绩变成为投机资本服务的产物。

通过最近七八年的经济实践,中国政府应吸取的最大的经验教训是切忌经济过热,宁肯平稳一点,甚至慢一点,也比表面上快了好。经济过热有百害而无一利。下一步要注意的是如何使整体社会均衡发展,如果中国社会的贫富分化继续加剧,剩余资金和投机资本会进一步制造出各种经济泡沫。共产党领导的中国要坚持社会主义,而不是贫富差距巨大的资本主义!

另外,中央政府要坚决改造土地批租制度,将对土地的税收由一次性改为长期性。各级政府要放弃竭泽而渔、寅吃卯粮的发展方法,要清醒地意识到:一届政府的政绩不能让广大的人民群众来买单。房地产市场仍然需要税收政策的配合,居民的财产税必须成为一个重要税种。中国政府必须在两条战线作战,一方面通过市场来搞经济发展,一方面通过税收制度来搞社会平衡。前些年,我们只注意了经济的发展,缺少对社会平衡发展的税收制度设计,现在这一工作必须加紧实施。

总起来看,纯自由化的市场经济给中国带来的是什么?以近年来房地产领域的表现已经清楚地告诉我们,那就是让一小批人投机暴富,让大部分买不起房子。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通过政府力量的干预,才能纠正不合理的市场牟利行为,使房价降下来,减轻平民老百姓的生活压力。从理论上讲,市场的作用和力量在中国改革开放20多年里的确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必须遏止市场的投机性,如果一任市场的投机功能放纵发展,便会带来相反的效果。

为了结束市场的神话,为了矫正近些年来过分的市场化和自由化,本人将以上不成熟的思想写出。本人不是极端主义者,一贯主张多方面地看问题。自由资本主义如果不加以节制,最终危害的是最广大的中国人民的利益。任何一副良药汤药都是有毒副作用的,计划经济需要市场经济来补充,但市场经济搞过头便要出弊端。综观世界各种理论学说,无非是平民的理论和精英的理论。人数众多的平民主张社会主义和计划经济,在数量上占少数的精英人士主张自由竞争市场经济。一个国家的发展应该在这两种理论之间进行平衡,缺一不可。中国这些年来的主要问题是,在引进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的同时,冷落了社会主义,因此,损害了一大批平民百姓的利益。因此,现在必须进行纠正,还是要搞均衡发展。

七、结论

由于20多年来的改革我国社会发展极不均衡,随着财富差距的拉大,可供投机的剩余资本已形成规模,因此,中国经济在很大程度上已带有投机经济的性质。这对普通平民百姓来说又是一个灾难,因为他们将面临资本的双重盘剥。过去,人们只注意到资产阶级通过剩余价值来对劳动进行剥削,现在我们又意识到,大资本还可以通过投机的方法来聚敛财富,这是因为投机是市场经济的本质,资本主义的本质,市场经济就是投机。作为一个主张社会主义的国家,是否允许把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的投机行为都照搬过来,已经需要中国社会认真考虑。如果不进行控制,投机行为不仅对人民群众形成剥夺,更影响宏观经济的正常运行。因此,防投机已成为中国政府下一阶段调控宏观经济的关注点。最近中央台播放的纪念陈云同志的在解放之初控制通货膨胀和市场投机的影片,提醒中国政府要准备应对即将产生的这股市场力量。中国的市场经济已经足够壮大,市场力量也已经足够壮大,警惕市场中的破坏性的力量已成为政府的重要任务。中国发展到这一阶段,不仅需要从投机性的角度来分析经济运行的合理性,更需要从和谐社会和均衡发展的角度来抑制市场时时发出的强烈的投机行为。(

TX运动
TX运动
丘疹性荨麻疹破皮怎样治
朗圣丹媚的主要功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