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餐

网红电商第一股被指虚假陈说在美遭集体诉讼略

2020-10-16 11:13:51 | 来源: 西餐

“网红电商第一股”被指虚假陈说 在美遭集体诉讼!   主营网红孵化营销的如涵在纳斯达克上市已半年,但如今却由于招股书被指存在虚假、误导性声明或未表露的信息,在短短一个月内在美遭逾10宗集体诉讼。

  据美国知名投资者关系律师事务所Bernstein Liebhard发布的新闻稿显示,包括Kaplan Fox & Kilsheimer LLP、Bernstein Liebhard LLP、Block & Leviton LLP、Bernstein Liebhard LLP和Glancy Prongay & Murray LLP等5家美国律师事务所在美东时间本周三(10月9日)分别发布声明,称代表在2019年3月31日——10月7日之间购买如涵控股(纳斯达克证券代码:RUHN)美国存托凭证的投资者发起集体诉讼,对该公司进行调查并寻求索赔。目前这起集体诉讼已被提交给纽约东区的地区法院,指控如涵违背了1933年的《证券法》(Securities Act of 1933)。  记者注意到,在过去的一个月中,美国已有10多家律师事务所宣布将代表如涵控股股东对其发起集体诉讼。  律所:如涵招股书包含虚假和/或误导性陈说  Bernstein Liebhard律所称:“如果您购买了如涵的股票,想讨论您的法律权利和选项,请访问如涵股东集体诉讼网站,或联系Matthew E.Guarnero。电话:(877)779-1414或电子邮件:mguarnero@bernlieb.com。”  该律所还进一步表示,如涵在招股书中包括虚假和/或误导性陈说和/或未能表露相干信息:1,在IPO时,如涵的网店数量着落了近40%;2,在IPO时,如涵的全业务关键意见领袖(Key opinion leaders, KOL,指如涵签约的网红)数量着落了近44%;三,因此,公司从全业务板块取得的净收入连续着落了46%。另外,被告关于其业务、运营和前景的陈述在所有相干时间里都是严重虚假和具有误导性的,并且还缺少公道的基础。自IPO以来,由于如涵的招股书中遗漏了对重要不利事实的表露,如涵的美国存托凭证已大幅低于其IPO价格,对股东造成了伤害。  自1993年以来,Bernstein Liebhard律所已为其客户挽回了超过35亿美元的损失。除代表个人投资者外,为了监督资产,该律所还被美国一些最大的公共和私人养老基金聘请,并代表他们提起诉讼。由于在数百起诉讼和集体诉讼中胜诉,该律所已连续13次入选《美国法律期刊》的“原告热门名单”。  另外一家名为Kaplan Fox & Kilsheimer LLP的律所在声明中称,如涵控股在招股书中称:“公司具有并运营‘在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上的在线商店,其中大部分是以如涵网红的名义开设的,并通过在线把该公司设计的产品销售给消费者,特别是通过如涵管理的网红社交媒体账户的粉丝来创收。在这类模式下,如涵将网红与第三方在线商店和商家联系起来,以推行在第三方在线商店销售的产品,或在网红的社交媒体空间向第三方商家提供广告服务。这类新模式使如涵能够以更轻资产的方式运营,并与更多种类的网红和品牌合作。”  Kaplan Fox & Kilsheimer LLP进一步指出,如涵控股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该公司网店的数量一直在增长,已从截至2017年3月31日的57家,增至截至2018年3月31日的86家。但是如涵控股在2019年6月13日发布盘后财报时,这家公司却表露在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第四财季,也就是上市之前的一个财季,该公司的网店数量实际上出现下滑。如涵控股创始人、董事长冯敏在2019年6月13日泄漏:“截至2019年3月31日,公司的网店数量已降至56家,低于2018年3月31日的86家。”  截至发稿,如涵还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要求。  上市半年股价已腰斩  纽约时间2019年4月3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如涵控股开盘价为11.5美元/股,开盘即跌破发行价12.5美元/股,盘中股价持续下跌,收盘大跌37.2%,市值跌至6.49亿美元。不少投资者感慨:“第一次见到破发15%的新股”“打新首日竟然狂跌30%”“数年难得一见”……而从IPO至10月9日收盘,如涵的股价已经累其中4只股票被直接打上“沽售”标签计暴跌近50%。  图片来源:Wind  早在2016年4月,如涵控股借壳克里爱在新三板上市,尔后又于2018年初从新三板退市,开启赴美上市的征程。2019年3月初,如涵向美国证交会(SEC)递交了IPO招股书,拟在纳斯达克上市。  此前曾报导,简单来说,如涵的商业模式主要是通过两种方式取得收入:  1是产品销售,在网上商店销售自己设计的产品,目前主要包括女装、化妆品、鞋子和手提包。2是服务:向品牌、在线零售商和其他商家提供KOL销售和广告服务。也正因如此,当前如涵三大核心业务为:红人经纪、营销推行、电商业务。  如涵官网截图  招股书显示,如涵的股权结构中,CEO冯敏持股27.51%;网红张大奕持股15%;董事兼总经理孙雷持股14.59%,董事沈超持股6.67%;赛富和阿里巴巴均持股8.56%;君联资本持股8.54%。  由于不满足于张大奕这个单一IP,如涵控股在成立后发掘了更多可供培养的网红“潜力股”。招股书显示,截至去年年底,如涵有113个签约网红(KOL、意见领袖)、1.484亿粉丝、91个自营网店(复购用户占比39%)。  虽然孵化了网红上百名,但张大奕仍然是如涵的绝对头牌。招股书显示,在2017财年、2018财年和2019财年的前3季度,顶级KOL贡献的GMV占比分别为60.7%、65.2%、55.2%。其中2018财年和2019财年前三季度,顶级KOL有3名,张大奕排在首位,微博粉丝数比排名第二的大金多665万。张大奕有权从如涵以她的名义开设的在线商店获得49%的净利润。  而除去排名前十的KOL,如涵剩下的103名签约网红9个月贡献的GMV约6.7亿元。算下来,平均每人每一个月贡献的GMV约72万元。  招股书显示,如涵2017财年的净亏损人民币4010万元;2018财年净亏损人民币9000万元(约合1310万美元)。2019财年前三财季净亏损人民币5750万元(约合840万美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人民币2610万元。  如涵上市不到一周后,王思聪也在朋友圈分析了如涵的业务模式。他称如涵所存在的3大问题包括:首先是因营销费用占比过高等所造成的亏损;其次则是网红具有不可复制性;最重要的是如涵的模式“说白了没有验证成功,也没有证明出自己可以培养出新KOL”。

  图片来源:王思聪朋友圈截图  以下为王思聪朋友圈原文:  1.亏损(2018年毛利3亿但履约费用1亿元,营销费用1.46亿元,综合管理费用1.3亿元,加上其它营业收入71万元,致使总运营亏损7235万元。收入是有的但是钱花得也稀里糊涂,特别近1.5亿的营销费用使人费解,花这么多营销费用那KOL的意义何在;如果停掉这个营销费用事迹又会如何?)  2.不可复制性(签了一百多个网红,但是就一个张大奕在2017财年和2018财年和2019财年前3季度分别占据了收入的50.8%、52.4%和53.5%。这是多么不健康的比例)。  3.如涵的网红孵化、网红电商、网红营销模式说白了没有验证成功,也没有证明出自己可以培养出新KOL。软肝专家推荐用什么药
1岁半宝宝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软肝专家推荐用什么药
如何判断宝宝腹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