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餐

央视财经评论中国如何经营7时代编制

2020-11-18 04:21:50 | 来源: 西餐

央视财经评论:中国如何经营“7时代”

今年上半年国民经济的运行数据今天出炉,最受关注的当然是GDP。上半年GDP同比增长7.6%,二季度GDP的同比增长是7.5%,它创下了三个季度来的新低。对于中国经济上半年的这份成绩单,大家关心的数据当中有那些新变化是最值得我们注意的?对于市场普遍预期的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它的下限究竟在那里?总有人在唱空中国经济,那么这个数据是不是对唱空中国最好的一个回应?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陈伟鸿和着名财经评论员姚景源、马光远共同评论。

专家解读上半年宏观经济数据,中国经济上速下限究竟在那里?上半年经济政策又该如何定调?硬着陆风险如何才能彻底化解?

盛来运(国家统计局发言人):上半年是增长7.6%,仍在7.5%的预期目标之上。并且二季度是增长7.5%,回落幅度很小。连续五个季度经济运行在7.4%到7.9%这样一个区间,运行是比较平稳。

在刚刚结束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期间,财政部部长楼继伟特别谈到,中国经济不会硬着陆,目前增速放缓是结构调整的必然现象。

在浙江义乌,每天有15万单包裹发往世界各地,现在互联把链条简化为工厂到消费者,这种小额度、快频率的跨境络贸易,正在成为国内企业降低出口成本,开拓国际市场的新手段。

邝玉华(敦煌义乌分公司运营总监):现在很多新兴市场,比如说东欧、俄罗斯、巴西、非洲、中东,甚至印度,这些国家增长是200%、300%在增长。

有了互联的推动,上半年中国的服装、箱包、玩具、传统优质产品出口保持住了12.6%的增长,就在络把全球变成一个超级大市场时,天津一家传统出口企业,则索性和移动互联来了一个跨界混搭,第一次让测血压成了件有趣的事儿。

哈雷瑞(美国消费者):非常奇妙的是你可以把这些数据传给你的家人。你喜欢的人,甚至你的医生。

几十秒的功夫,哈雷瑞体验了智能变成血压仪的全过程。

刘毅(天津九安医疗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我们现在大概每天一、两个集装箱往全世界发货。

不仅订单排到了几个月后,由于拥有移动互联血压计、血糖仪等一系列自主创新产品,企业利润高出过去四倍但是从来没比较过他们,年均出口增长超过20%。传统外贸企业,在移动互联技术重构全球产业链竞争中,开始了弯道超车。借助信息技术,有效拉动消费,推动经济转型升级。

在7月1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也传递出了这样的信号。按照国务院的部署,“十二五”后三年,信息消费规模年均增长要达到20%以上,政府计算到2015年,我国信息消费的规模将超过3.2万亿元,,这也将成为本届政府稳增长政策的重要砝码。

姚景源:有些唱空中国经济的组织这边在唱空那边在千方百计的让热钱流入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如果我们现在要是把7.6%拿到整个世界经济当中做一个横比,现在大概预测数,美国上半年1.9%,欧盟是负的0.9%,日本1.1%。那么金砖五国就是速度除了我们以外,比较快的是印度,印度估计就在5.2%、5.3%。所以中国上半年7.6%的成绩,在整个世界经济当中还是最好的。

此外,大家对唱空中国的这种国际上的言论,我们要有一点警惕。第一,其实唱空中国经济,经唱了二、三十年了,就说二、三十年前就有中国崩溃论,结果唱来唱去,我们不但没崩溃,我们还从一个就是在改革开放前连温饱都没有解决的这样一个国家,现在成为了世界上第二经济大国。而且我们还看到,有一些唱空中国经济的组织,他们这边在唱空,那边在千方百计在让热钱流入。

马光远:不以7%为忧,也不以8%为喜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每年都在8%以上的这个阶段已经过去。今年上半年我们主要在做什么?我们在处理产能过剩,在搞结构调整,在解决过去发展中的一系列的问题。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我们还取得了高于年初制定的7.5%的增长,你说这个数据好不好?再有,我们看到国际形势上半年比我们预想的不确定性大很多,上半年到二季度以后,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一系列的机构、学者,都在赶快下调对全球经济今年增长的预期。就这个来讲,这个数据本身在一个非常不确定的条件下取得的。所以第一,这个数据不错,这个数据的背后还有一个数据是什么?我们看上半年的就业,我们今年按照年初政府制定的目标,全年的就业是900万的就业目标,但是上半年根据人事部的统计,已经新增就业700万。而且上半年很多中小企业很困难,我们的出口也是比较困难的,但是新增农民工就业440万以上。所以就这个来讲,一方面经济增长目标在预定目标以上,第二还实现了比较好的就业。所以如果让我打分数的话,上半年的成绩在80分以上。

前一段时间,巴克莱提出的一个风靡全球的经济学叫李克强经济学,在这个经济学里,有一个观点就是中国经济的增速会滑到3%,就是我们讲的一个硬着陆。我想对这样的论调,我们一定要一分为二的看。一方面我们看到中国经济增长对全国经济增长的贡献,从2008年以来一直保持在40%、50%左右,也就是说中国经济本身是否增长对全球增长有很大的影响,对全球的大宗商品价格有很大的影响,我们的保增长不仅仅为中国保增长,还在为全球保增长。另一方面,这边在唱空,那个手已经在做多。唱空这样的论调本身这么多年以来,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我们一定要以我为主,比如8%,我们有没有必要去刻意地保8%?就这个阶段来讲,我认为没有必要。现在说到3,到危机,我觉得是不现实的。所以对任何的论调,我们最好的回击是什么?就是踏踏实实的按照我们既定的调结构的目标来做好自己的事,不以7%为忧,也不以8%为喜,我觉得这样做下去,我们别人唱空,那是他们的唱空,我们继续做多中国经济。

姚景源:今年夏粮丰收下半年的物价趋于稳定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我们讲到上半年中国经济的成绩,第一,我们看农业。现在全国夏粮已经收割完毕,夏粮今年是连续第十年丰收。我们从有文字记载,从民国开始,中国粮食增长就是五年一个周期,就是五年期间有两年丰产,两年平产,一年欠产,那么到了今年,我们是连续第十年获得丰收,应当说来之不易。大家都知道粮食价格是基础价格,粮价稳百价稳,所以现在我们夏粮丰收,夏粮丰收最重要的意义是什么?它能使我们下半年的物价能够更加趋于稳定。所以农业,无论是粮食丰收,还是农产品,包括肉、禽、蛋、菜,现在是供给充裕,价格基本平稳,所以这是我们上半年一件来之不易的成就。

我们现在的困难,我们还是进入到实体经济当中,我们看到一方面是产能过剩。现在诸多的领域都是生产能力过剩,比如钢铁,9亿多吨的生产能力,我们过剩了2亿多吨,水泥过剩能力几乎接近10亿吨。另一方面,我们又面对需求不足,原来产能过剩,世界经济形势好,我们还可以出口,化解了一定的产能。现在世界经济衰退,所以你看出口,5月份增长1%,6月份是负的3.1%,而过去都是20%、30%的增长,所以现在产能过剩就突出了。而在产能过剩的状况下,我们企业又面对什么问题?就是它各项生产的要素成本价格在上涨,比如说劳动力价格在上涨,土地价格在上涨,各种租金,甚至环境保护等等要素成本价格上涨。由于处在产能过剩的局面,就不能把这些要素价格的上涨转移到产品销售上去,那么怎么办?从经济学原理上来说,就需要企业通过技术进步,通过劳动力生产力的提高来吸纳这些要素价格的上涨,但是我们现在恰恰是创新能力不足,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目前困难还是集中体现在的实体经济。

马光远:中小企业解决大量的就业问题要保证中小企业的生存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我感觉因为上半年,大家看到的困难比较多,那么困难在什么地方?根据上半年,我对一些特别是中小企业的考察,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最大问题,就是怎么样从制度上、结构上,根本解决中小企业的生存困境的问题、融资的问题,包括原先一些出口性的企业,在我们出口面临困难的情况下,怎么样帮助他们来转型?现在我听到一种声音,而且得到了很多人的回应。

上半年,中小企业面临的困难比2008年还要严重。在某种程度上,我同意这种看法。我们现在看到是两个行业的困难,一种是中小企业长期困难的问题,第二个是我们正在解决的一些产能过剩的行业的问题。那么这个行业的问题,我们现在看到上半年我们下的决心很大,真正在解决。但另一方面,中小企业的困难怎么样来进行解决?这个困难不解决,中国经济从数字本身你看,这个速度好像很好,但是就业可能会出现问题。上周,克强总理在广西召开经济学术座谈会的时候,提出了一个上限跟下限的说法。也就是中国经济不能滑出下限,下限有两个,一个是经济增长,我想我们不能低到3%等等这种的说法,第二个是就业,中小企业解决大量的就业的问题,那么就业,你就要保证中小企业的生存。第二个是上限,上限就是通胀。所以我觉得上半年一方面我们一定要肯定成绩,同时要看到我们的问题所在,一定要去解决这些问题。

现在我们一直在强调调结构,但是一定要认识到调结构、推改革,本身是一个非常长期的工作,千万不要每年拿出考核指标。比如说今天我们要怎么样,明年怎么样。当然路线图、时间表是需要的,但是如果在改革问题上太急躁,比如说有些人讲,我们是不是硬着陆,我们通过休克疗法等等推动中国改革的发展,这是完全不现实的。如果中国经济真的停止增长了,一切问题的解决都无从谈起。

姚景源:GDP不是考核中国经济的第一指标今天中国经济的增长不是速度问题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下半年我是讲,我们需要一定的政策扶持,但是这个政策扶持和过去要有所不同。我们这个政策不是为了稳增长而增长,不要像过去那样,我们一旦出了问题,我们就利用这个政策刺激,甚至是利用货币投放等等。那么我们现在看下半年,我们要把稳增长和调结构紧密结合起来。这个时候我们一个政策出去,它既能够有利于稳增长,又能够调结构。

对于下半年来讲,中国经济还是要继续贯彻稳中求进的准基调。我们一定要通过上半年的经济运行,要逐渐的适应一种什么样的思维方式,就是GDP不是考核朱艳琴的父亲几度哽咽。朱艳琴住院治疗的一周多来中国经济的第一指标,这一点思维很重要。我们往往把GDP作为中国经济考核的第一指标,而且一想到GDP增长速度,就要想到是两位数增长,10以上。我们现在看中国经济,7.6%是一个平衡的状态,是一个不错的状态。中国经济增长到了今天,它其实和我们中国人吃饭一样,我们的主要矛盾不是数量问题。今天中国经济增长不是速度问题,而是一个质量问题,是一个效益问题,是一个结构问题。

马光远:把调结构放在稳增长的前面不要为稳增长而稳增长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以前我们有一句话叫在发展中来解决问题,我觉得这个话是不是现在可以倒过来?在解决问题中来发展,不要为增长而增长,不要为发展而发展。我们现在看到有很多问题,盖子打开以后,我们发现这是错的,我们必须去解决。比如说我们现在老是说消费不足,事实上有很多领域我们的消费是供应不上。比如说我们的速那么慢,所以国外讲这个信息产业光缆入户等等,这是完全正确的。我觉得我们下一步,如果真得要稳增长,那必须是把调结构放在稳增长的前面,也就是说在调结构的过程中来稳增长,不要为稳增长而稳增长。我们以前稳增长是钢铁过剩,我们还上钢铁项目,增长是稳了,明年的问题更大。所以这样的老路,我们不会重复。所以我认为下半年不会像过去一样的那种刺激政策,我把今年的整个宏观政策,我认为是沉默的一年。在沉默总结经验,经验是什么,改革和调整。

迟福林:要民间资本活起来加快垄断行业改革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我们进入中速增长的阶段,但同时经济风险因素在增加。经济矛盾运行中一些矛盾问题也在凸显。那么这时,有三句话特别重要。第一让市场活起来,尤其要民间资本活起来,所以让市场更大程度地发挥基础性作用,理顺政府和市场关系,加快垄断行业改革,这些都是让市场活起来的最重要的(因素)。第二让消费释放出来,进入中速增长阶段,最关键的是以内需,尤其是消费需求支撑的中速增长。如何使消费释放出来?这是我们衡量进入中速增长中的一个最重要的指标。所以这就要推动投资主导向消费主导的转型,及其相关方面的改革。第三把结构调整速度加快,现在服务业占的比例比较低,而服务业不仅涉及到经济增长前景,更同就业等相联系。所以加大服务业的调整力度,加快服务业的开放力度,对于转型同样很重要……

避孕药怎么避孕
虫咬性皮炎起的脓包能挑破吗
TX振东
朗圣丹媚的用法用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