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餐

隐妖 第三十二章 未知是真理

2019-10-12 22:24:32 | 来源: 西餐

隐妖 第三十二章 未知是真理

化验科的报告证实,从赵三杰工厂二层的绳索里找到的样本与数据库中一名名为陈志德的男子相匹配,而且已经查证,陈志德目前住院在新景医院,病历报告显示,身上多处淤青,既有被殴打迹象也有因被捆绑太久导致皮下组织受损

,与赵三杰一案极其吻合。

蓝馨慧当机立断,报告了谢友峰后,立即带着人马杀往新景医院,调查陈志德。只是刚入门,陈志德身边那位娴静的女子便让蓝馨慧有片刻失神。

柳桐,她本人比照片更美。

蓝馨慧昨天刚在未响应酒吧看过柳桐的资料,印象深刻,没想到今日两人就碰面了。蓝馨慧隐约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巧合,但苦于无法理出头绪,只好收拾心情,专注于陈志德的笔录口供。

陈志德倒是很积极配合,似乎也明白蓝馨慧来此的目的,待蓝馨慧询问后,他便开始回答。

“那天,赵三杰绑架了我,他把我关在那间小屋子整整一天,每隔几个小时都有一些流氓来殴打我。可是第二天,整整一下午,都没有动静,我心里虽然奇怪,但是也没多想。因为我找到了一个金属片,我就拼命地用它来割掉我手上的绳索。”

“赵三杰为什么绑架你?那天下午,你有没有听到枪声?”蓝馨慧目光一直盯着陈志德,观察着他的每一个表情,丝毫都不敢放过。

陈志德脸上露出了茫然和愤恨的表情,他摇摇头,道:“我的耳朵被赵三杰堵了,隐约是有听到一些声音,但不确定是不是枪声。至于赵三杰……其实那天我是找赵三杰报仇的,根本就没想着活着回来!”

笔尖在记录本上沙沙地响,陈志德脸上的愤怒更加明显了,他道:“赵三杰杀死了我的女友,他现在死了,真是大快人心!”

“陈先生,请注意你的言语,如果有杀人行为,我们警方一定会惩治的。”蓝馨慧冷冷地道:“那么你出来之后呢?”

“我出来之后……出来后就看见地上躺着几个人,都在流着血。”

“为什么不报案?”

“我当时吓坏了,脑中只想着赶快逃走。而且……”陈志德反而盯着蓝馨慧,与她的眸子对视,慢慢地道:“他们这种人渣,本来就该死,不是吗?”

蓝馨慧沉默片刻,道:“那接下来你去了哪里?”

“我就打了个给柳桐,因为我意识到自己的伤有点严重,所以就来这家医院了。”

“大概什么时候?”

“晚上六点多吧,当时没有注意具体时间。”

“你再仔细想想,案发时还有没有涉及其他人?”

“没有,我只联系了柳桐。”

蓝馨慧与同事对望了一眼,确认笔录完成后,便起身伸出手道:“陈先生,感谢你的配合,祝你早日康复。”

陈志德客套地微笑,与蓝馨慧握手,片刻便松开:“应该的。”

蓝馨慧笑了笑:“那不打扰你了,哦……对了,柳桐小姐。”

她转而望向柳桐,柳桐眼睛微微睁开,讶然道:“我也要做笔录吗?”

“噢,不是。”蓝馨慧哑然失笑,随口道:“有人在调查柳桐的资料,大概是某个富二代,柳小姐要留意,这种人靠不住。”

柳桐眨眨眼,睫毛微微抖着,细小的美丽让同为女人的蓝馨慧也不由心中一荡。柳桐微笑道:“我知道了,谢谢蓝警官了。”

她的反应很平静……

蓝馨慧心中划过这样的念头,转念一想,像柳桐这样美艳的女子,大概从来不会缺乏优质追求者,被调查身家背景,隐私爱好之类的事应该也见怪不怪了。她于是释然,出于同为美丽女人间的惺惺相惜,友好微笑着点点头,带着一干人离开。

眼见蓝馨慧等人离开,陈志德望着关上的门,扭头对坐在身边专注削苹果的柳桐眨眨眼,诡异邪气地一笑,道:“怎么样老大,我演得不错吧?”

柳桐头也不抬,一片长发如瀑布般在透进窗户的阳光里发着微亮的光泽。她将削好的苹果放在唇边,嘴角似乎些许上扬,低低地道:“嗯,才刚开始呢。”

蓝馨慧一行人离开病房,在楼梯口另一边的同事也汇合了过来,在蓝馨慧身边,简洁地道:“蓝警官,和那天值班医生证实过了,陈志德的确是在六点二十分来到医院的,已经查看了录像。”

“嗯。”蓝馨慧应了一声,脚步不停地离开,待出了医院门口,谢友峰的打了过来。

“头,调查过了,没有疑点。陈志德的证词完全符合案情和当前证据。可是……”蓝馨慧快速走下台阶,黛眉微微凝起,沉声道:“我总觉得有问题,笔录和证据都太完美了。”

那头的谢友峰沉思片刻,然后声音略带沙哑地道:“相信自己的判断,但是这边先缓一缓。我这边查到一些秦西龙的线索,有个目击者证实,秦西龙被杀当晚,凶手说了一个人名。你去查查看和秦西龙有恩怨的人中,有没有一个人叫艳艳。”

“明白!”

警方这边如火如荼地展开行动,一步步逼近薛鸿铭。薛鸿铭并非全无感觉,但他并不放在心上。对薛鸿铭来说,斩妖除魔才是人生第一大事,其余的事不宜牵扯过多精力,否则纯属浪费生命。

赵三杰死了,虽然证实了夜神俱乐部的确存在,但同时所有的线索又再一次断了。薛鸿铭不死心,决定从赵三杰生前的人头生意入手,他又从阿坤那搞到了这一年来被赵三杰贩卖的人口,然后一个个追查。

这两年,薛鸿铭混迹于各个城市中,亦结识了一些狐朋狗友,虽然交情不深,但只要有利益,便会踏实为你办事。从各地传回来的消息,内容竟然都惊人地一致。

查无此人。

那么……这些人,都到哪里去了?

如果是被杀了,那么赵三杰或者说夜神俱乐部的目的何在?尸体又在哪里?

薛鸿铭苦苦追查,但仍然毫无头绪,就连消息精通的阿坤都不知道。时间辗转大半个月,春寒全然消去,天气日趋温暖,一年里最舒服的时候悄然降临。

这一天,方君君摇醒了趴在桌子睡觉的薛鸿铭,特意嘱咐道:“明天晚上,去柳桐姐姐家吃饭,别忘了啊!”

薛鸿铭很不爽睡得正沉的时候被吵醒,皱着眉望着方君君,道:“人家是请我这救命恩人,你是附带的,你急个什么啊?!还有……”

他压低了声音,道:“不是叫你离我远点吗?”

方君君抿嘴一笑,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随便你!”薛鸿铭懒得理这丫头,又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自从薛鸿铭上一次和班里同学惊天动地的打了一架后,现在帮里谁也不愿招惹薛鸿铭。但相应,也不再有人搭理薛鸿铭,薛鸿铭仿佛游离于班里的圈子之外,孤身一人,人见人恶,便连死胖子林峰也渐渐疏远了薛鸿铭。

薛鸿铭自己倒是乐得自在,但唯有方君君,仍然若无其事地和薛鸿铭接触,因此也受到了波及。薛鸿铭明显地感觉到,如同疏远他一般,方君君也渐渐被同学们排斥在外,除了何晓雯之类的死党,也没有人再和方君君说笑了。

薛鸿铭难得一次出自好意,劝方君君在校期间,离他远点。谁知这丫头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死都不听,继续我行我素地和薛鸿铭接触。

陈志德上个礼拜已经出院了,柳桐要兑现当初的承诺,执意邀请薛鸿铭和方君君去家里做客。薛鸿铭心想反正追查夜神俱乐部的事也毫无进展,权当放松一次,便答应了。

对于柳桐,现在薛鸿铭已经基本将她排除在杀赵三杰的凶手范围外了。虽然柳桐的资料被那姓蓝的女警官没收了,但阿坤毕竟没死,付了钱自然要得到回报。

柳桐在f市只是开了一家小酒吧,但基本不在店里。她和f市很多上层人士倒是有一些暧昧,但阿坤的资料显示,这个冰雪聪明的尤物,至今还没被谁占到过便宜。

要杀死赵三杰,至少从阿坤的资料上看,柳桐没有那么大能量。而且,赵三杰被杀当晚,柳桐一直彻夜陪在陈志德身边。

薛鸿铭有种强烈的感觉,杀死赵三杰的,很可能就是夜神俱乐部!

下午的时候,下起了入春以来最大的一场雨。考虑到安全问题,鸿翔高中晚上取消了晚自习。方君君宣称作业已经做完了,拉着薛鸿铭要趁这难得的时机好好放松一下,薛鸿铭从头到脚地打量着方君君,邪邪一笑:“怎么放松?来……一发?”

“滚!”方君君毫不客气地斥道,转眼又一脸笑容:“陪我去逛街吧!”

薛鸿铭脸色大变,沉声打断:“你这么恨我?不去!”

有一年,阿木脸色灰白,趴在酒吧吧台上,有气无力地问薛鸿铭:“喂,你知道这世界,什么是比死亡更可怕的吗?”

薛鸿铭想了想,认真答道:“是执念,太执着,却不得安生。”

“滚!”阿木和方君君一样地不客气,白了薛鸿铭一眼,哀叹一声:“是陪女人逛街啊!”

薛鸿铭恍然,望着平时总是精力用不完现在却如狗一般的阿木,问:“你陪狄娜逛街了?”

“切,她又不是我女朋友!”阿木不屑一顾,又幽幽地道:“我这辈子,就没陪女人逛过街。”

“那你知道它比死亡更恐怖?”

“未知永远比已知可怕,未知而道听途说的,永远是真理。你知道死是什么样一种感受?子弹没穿过你的眉心,你没死过又怎么知道?但是为什么总有那么多伟大的诗人,在未死前就知道什么比死更可怕?”

“……,”薛鸿铭沉默一阵,道:“我还是没明白,你现在干嘛装得和死狗一样?”

阿木浑身一阵,恨铁不成钢地拍案而起,精力充沛地怒吼道:“身临其境你懂不懂!难怪你这蠢货不会写诗!”

为了打消方君君对逛街的强烈执着,薛鸿铭于是决定带她去一个地方。

长治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临沧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台州治疗性病医院
长治治疗妇科方法
临沧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