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菜谱

覆云乱煜 第二十章 定计

2019-10-12 19:24:36 | 来源: 菜谱

覆云乱煜 第二十章 定计

就在玄尘出了掌教殿,准备离开都天峰时,一名小童子从殿中快步走出,脆声道:“玄尘师叔祖,掌教老爷出关了,请您再回去一趟。(..)”

方才玄尘来时,掌教真人正在静修,所以他才会离去,此时既然掌教这人已经出关,那他便对着小童子微微点头后,大步向掌教殿内行去。这次没去平日里诸位真人议事的正殿,而是去了后面的掌教静室。当玄尘真人推门而入时,掌教真人正坐在榻上,翻看着一本大洞上玄真经,见到玄尘真人进门,将手中的经书放在一旁,请玄尘坐了后,问道:“玄尘师兄,何事?”

掌教真人紫尘乃是上代掌教嫡传弟子中的最年长者,却不是道宗尘字辈弟子的最年长者

,就似是俗世中的大家族,紫尘是“嫡长子”,在他前面还有一个“庶长子”,而这个“庶长子”便是玄尘了。

玄尘恭谨地施了礼数,才缓缓开口道:“掌教,开阳峰那边……有点乱。”

掌教真人淡笑道:“此事我已知晓,无甚大碍,随他们去吧。”

玄尘在道宗中沉浮一个半甲子,见识过早年的七脉相争,见识过上代掌教处置七位峰主时的道宗动乱,更见识过紫尘与青尘争夺掌教大位的夺嫡之变,大风大浪都过来了,眼下的这点阵势,在玄尘眼中还真不算什么,而且他也晓得什么该管,什么不该管,所以听到掌教真人此言,他便不在此事上多说什么。

玄尘接着道:“天枢峰那边看似巍然不动,实则已是暗流涌动,又有杜明师、微尘等人从旁推波助澜,妄图不轨,当此天下变动之际,宗内却风波渐起,于我宗千年大计殊为不利,还望掌教速行决断。”

紫尘做了几十年的掌教真人,自然明白玄尘真人话语中的未尽之意。

自从萧瑾被带上道宗,那段有名的谶语便在诸位真人耳中流传开来,都知道掌教真人飞升之后,青尘大真人要执掌道宗,而首徒却有被困七十年之厄。虽说底层弟子还不知晓,但上层们的变化却在不知不觉之间影响到了底层弟子,这样一来,首徒与天枢峰主之间的不合已经为全宗所知,一时间不但是上层真人们暗地里动作不断,就连底层弟子也是人心浮动,道宗上下,颇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

此刻玄尘真言语中的未尽之意,无非是将青尘与秋叶之事尽快了解,免得日后掌教飞升,宗内再无可以压制之人,两人内斗致使道宗元气大伤,最后使得千年大计功亏一篑。

掌教真人闻言沉吟许久,方才缓缓开口道:“决断容易,只是如何不起大乱,却有些棘手。你也知道,青尘自小就是孤拐性子,且又为人偏执,当年他能置气二十年不回道宗,这次不管他给我一个什么样的‘惊喜’,我都不会意外。”

事关道宗兴衰,玄尘却是不能继续沉默下去,长身而起,道:“我知掌教顾虑,但此刻时不我待,我宗数代祖师之心血,已尽数系于掌教之手,还望掌教早日决断!”

掌教从榻上起身,在室内踱步数个来回,终于是定下注意道:“既然如此,明日就劳烦玄尘师兄去天枢峰走一趟,说紫尘有请青尘师弟来天都峰走一趟。”

说罢,掌教真人又轻叹一声道:“玄尘师兄,你若是能迈出那最后一步,在修为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我倒是能放心把道宗交到你的手中。”

玄尘早已没了多少争胜的名利之心,摆手道:“那临门一脚能不能迈得出去,恐怕要看缘分,我已不再强求。得也罢,不得也罢,终究是命数,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

说到这儿,玄尘脸上已是颇有唏嘘之色,叹道:“即便能迈出那一步,玄尘终究是垂垂老矣!就是处理平日里的俗务都略感精力不济,哪里能照看这偌大道宗?”

掌教真人轻叹一声,道:“其实遍观本宗上下,青尘无论资历、能力都丝毫不逊色于我,只是性子太过执拗,道宗交到他的手中,怕是只能鼎盛一时,非是长远之道。天尘眼中只有修行大道,虽然性子坚韧,但却弱于权谋,失于变通。清尘少了大气,今生成就有限。溪尘、玉尘都是闲云野鹤的性子,独挡一面已是极致,想要总掌全局却是力有不逮,不提也罢。而秋叶太过年轻,若是再有二十年的时间,当能顺利结果我的衣钵,执掌我宗门户,不过现如今却是没有那么长的时间。”

玄尘亦是叹息一声道:“如果无尘师弟没有当年的坠境之祸,也不会在梅山蹉跎二十年光阴,如今也能代替掌教执掌道宗了,只可惜……”

掌教真人摆了摆手,道:“当年的上官仙尘之祸,我也是幕后推手之一,不过没想到无尘会卷入此事之中,想要补救时,已是为时已晚,现在想来,他兢兢业业地扶持我这位掌教师兄,而我却不能护持于他,却是我负他良多。”

玄尘默然无语。这些年掌教真人一直深居简出,专心精进修为,一副不问俗务的做派,可在二十年前,掌教真人却是隐身幕后翻云覆雨的角色,直到二十年后,不知底细的修行界中人还以为这位道宗掌教真人是不沾染俗事的高洁前辈,道宗如此凶狠霸道不过是几位峰主的作为。

真是知人知面难知心,掌教真人尚且如此,那位在天璇峰足不出户的西北王又是如何呢?

想到这儿,玄尘不自觉地眯起了眼。

诸位大真人各怀心思,萧煜那边却没想这么多,他此刻正与吕心莲在一起准备大快朵颐。

萧煜万万没想到,吕心莲在修行和炼丹一道上没有什么天分,但是在烹调一道上却堪称惊采绝艳,最起码放到俗世,去争个食神是没问题的。

这一次,吕心莲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做了一桌全素宴,起的名字也颇为有趣,分别是灵丹入鼎、长养圣胎、七返还丹、潜龙默渊、黄芽玉英、九转还丹、勿忘勿助,再加上两个汤菜饮刀圭和长生酒,共凑够七菜两汤。

萧煜在看完这共计九道菜后,对吕心莲笑道:“九为极数,正所谓九九归真,你又取了这种名字,是不是盼望着我吃完这桌素宴就能霞举飞升?”

吕心莲撇撇嘴,轻哼了一声,“美得你,这些名字是我随便翻经书取的。”

萧煜给自己盛了一碗“长生酒”,当然此“长生酒”非是杜明师手中能活死人的长生酒,而是冰糖燕窝粥,萧煜轻呷了一口,道:“虽说是翻书取名,但你也真敢用,掌教真人大致能有九转还丹的修为,天尘真人也就是七返还丹的修为。还有这饮刀圭,葛祖曾在《抱朴子》中有言,服之三刀圭,三尸九虫皆即消坏,百病皆愈也。我都只闻其名,未曾亲眼见过,不过在江都时却是见过长生酒的,让我先尝尝你的长生酒,”

看到萧煜不但没有吃人嘴短的觉悟,竟然还挑上毛病了,吕心莲很是不满,将手中的乌木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拍,怒声道:“食不言,你懂不懂!亏你还是大家出来的公子。”

萧煜只得做投降状,待到吕心莲“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他计较了,才重新拿起筷子,开始用膳。

可接下来吕心莲却欲言又止,偏偏她自己刚刚说了食不言,此时倒是不好开口,一脸的纠结表情。

萧煜看得好笑,不过没有立刻说话,而是等到吃的差不多了,才放下筷子,笑道:“吕姑娘手艺不错,就是态度差点,求人不是这么个求法,不过我也算是吃人嘴短,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吧。”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线问答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排行怎么样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线答疑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治病怎么样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线询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