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吃

史前物种仙女虾按摩女留艾滋针头扎已有身孕准新娘致其流产

2019-07-05 04:01:12 | 来源: 小吃

按摩女留"艾滋针头"扎已有身孕准新娘 致其流产

姜祥是上海一位即将结婚的室内设计师,因为要给女友一场豪华盛大的婚礼,他事事操心,竟产生了严重的婚前焦虑。为了排遣心中的苦闷,也为了再放纵一把,姜祥冒险来到风月场所,向按摩女郎魏红吐槽婚礼的苦恼。

没想到,一场看似无心的吐槽竟引发连锁反应:最终,艾滋针头刺向无辜新娘,梦幻婚礼骤变血腥惨案……

怀有两个月身孕的杨乐坐上副驾驶,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姜祥这才发现,未婚妻杨乐的身下竟扎着一支长长的针管!而副驾上还丢了张打印纸条:“祝你新婚愉快!”

婚礼大战难倒准新郎

2013年6月23日晚,上海市奉贤区公安分局接到群众报案称:在团青公路洪庙港桥附近的河道里,发现一个装有女尸的行李箱!民警将该行李箱打捞上岸,经过家属辨认,这具尸体是失踪一个多月的按摩女郎魏红。

警方找到魏红供职的会所,并对她生前交往的人际关系进行排查,一个叫姜祥的客人引起了警方的关注。

2013年3月至5月间,姜祥经常来找魏红“消费”,但自从5月18日后,他就再也没在会所出现过。更为可疑的是,姜祥于5月底请假,至今未归。他消失的时间,与魏红的死亡时间极为吻合,难道他与魏红的死有什么直接联系吗?

警方立即出动,将姜祥抓获。姜祥交待,他的确是杀害魏红的凶手,一切都是由未婚妻想要一场盛大的“梦幻婚礼”而展开……

姜祥时年26岁,是江苏无锡人。大学毕业后,他就应聘到上海某设计公司,当了一名室内设计师。

姜祥的女友杨乐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她是上海人,当初谈恋爱时,丈母娘对来自外地的姜祥横看竖看不顺眼,在女儿的坚持下才勉强同意了这桩婚事。可杨乐的母亲提出了要求:姜祥家一定要将婚事办得体体面面。

杨乐的母亲说,姜祥家必须在三环以内买一套不小于100平米的房子。到时候婚礼也不能少了“三步曲”——阳光草坪婚礼、20辆奔驰接亲、马尔代夫蜜月。作为回礼,女方结婚时会陪嫁一辆价值30多万元的宝马轿车,并附赠一个10万元的红包。

起初姜祥想得很简单:找家婚庆策划公司,将婚礼一切事宜外包出去。但事实证明他想错了:仅选择婚庆公司这一项,就不是件简单的事。杨乐偏向请名气大的公司,因为他们服务规范到位、司仪能说会道,这样主人家也会感到很有面子。而姜祥一家刚刚付完首付,经济吃紧,他更倾向去找一些知名度不那么高,但口碑不错的婚庆公司。

杨乐一听他的说法就不高兴了,噘着嘴说姜祥太抠门儿。最后,姜祥还是听从了女友的意见,请了当地一家名气很大的婚庆公司。可这家公司因为客人太多,他们的婚礼被排到了半年之后!为此,从不对女友发脾气的他,破天荒地与杨乐大吵了一架。

让姜祥郁闷的事,选婚庆公司只是繁琐婚礼的开始,真正开始操办时,还有着数不清的麻烦。与此同时,作为室内设计师的姜祥还要负责婚房的装修。可是从装修风格到用材,甚至家具的颜色、质地,他又与强势女友吵得天翻地覆。

向按摩女郎吐槽婚礼

2013年3月的一天,姜祥突然对未来几个月的日子感到了恐惧,一时间,他竟不知道去那儿才好。他开着车,漫无目的地驶出公司。突然在运河路看到路边有一家装修得还不错的会所,出于职业的敏感,他把车停在门口,观察起这里的装修风格来。

见他停留,立刻有服务员上来搭讪,“先生,您看上去很疲劳,我们这儿的美女能帮您舒缓压力,还能免费陪您聊天!”这话让姜祥心中一动,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服务员便领来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打扮得十分性感的女子。“为什么不试一试呢?趁婚前自己还是自由之身?”这个念头突然出现在姜祥的脑海里,他双脚鬼使神差地跟着那个女子走进了包房。

女子自称小红,眉眼十分俊秀。当她给姜祥用一种不知名的精油温柔地进行“泰式按摩”后,姜祥再也没能控制住自己,反身抱住了她……

这事之后,姜祥原以为自己很快会忘记,但不知为什么,脑子里却一再浮现出小红温柔的安抚和会所暧昧的灯光,让他意犹未尽。而此时,杨乐却整天拉着他试婚纱,为此他们已经跑了近20家婚纱店。

姜祥终于说服自己,再次来到会所,依然点了上次的那个女孩小红。两人激情过后,余兴未尽地聊起天来。小红告诉姜祥,自己真名叫魏红,来自四川农村,今年23岁。由于家里穷,她初中毕业就辍学来到上海打工,可是父母生了重病,需要很多钱,她因此便放下廉耻,做了这一行……魏红动情的倾诉,让姜祥也对她产生了几分同情。

在那之后,姜祥又到会所去过好几次。一次两人缠绵过后,姜祥忍不住把筹办婚礼的烦恼向她倾诉。魏红总是静静听着,间或发出一声叹息,或者给他一个同情的眼光。想起张牙舞爪的丈母娘和极不懂事的未婚妻,姜祥觉得魏红才是世界上最懂他的人。

“梦幻婚礼”血腥收场

随着两人聊得越来越深入,魏红对姜祥描述的婚礼场景偶尔发出一声赞叹。听他说到马尔代夫旅游、浪漫草地婚礼、气球鲜花拱门、新娘穿着洁白婚纱,在小花童的指引下缓缓走向新郎……魏红不禁听得呆了,她一脸憧憬地说:“你女朋友真幸福啊!要是我也能举行一场这样的草地婚礼就好了。”

听到她的话,姜祥不禁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他带着几分轻视说:“你?你就算了吧!”

他的话,让魏红十分受伤,她嘟囔着说:“我也是女人,凭什么我就不能有一场这样的婚礼?”

姜祥嘴角含着讥笑说:“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姜祥在案发后回忆说:“其实当时话一出口,我就意识到我伤害她了。因为魏红看我的眼神顿时变得很复杂,她还愤愤地说了一句‘你太瞧不起人了!’但那时我以为她只是随口一说,谁知道会发生后面的事情……”

姜祥所说的,便是发生在未婚妻杨乐身上的惨祸。2013年5月的一天,姜祥把车开到杨乐家楼下,准备接她去医院作检查,当时杨乐已经怀有两个月身孕。杨乐坐上副驾驶却发出了一声惨叫,她的臀部扎着一支长长的针管!副驾上还丢了张打印纸条:“祝你新婚愉快!”

原来就在当天上午,姜祥去找过魏红,魏红称自己要出去办事搭过姜祥的便车。在那个时间段之后,再也没人坐过这个位置,针管是何人所放,显而易见!

而魏红为何要在副驾驶上放置针管呢?姜祥想起络上经常出现“艾滋针扎人事件”,不禁被吓得冒出一身冷汗!而杨乐几乎与他同时想到了这个问题。她尖叫一声:“姜祥,这针管……是谁放的?会不会有艾……艾滋……”她说着说着便晕倒了,双腿一软瘫了下去!姜祥急忙将未婚妻送往附近的医院,可就在送去的路上,杨乐肚里的孩子流产了。

6月5日,姜祥抽了个空到会所要到魏红,得知魏红在奉贤区头桥一出租房内居住。他随即赶到出租房,质问魏红那支针是不是她放的?魏红淡淡一笑:“当然是我。”姜祥愤怒地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那艾滋针头是那里来的?魏红玩世不恭地说:“做我们这行的,想找个吸毒的艾滋病人还不容易吗?”

姜祥向魏红大吼:“我老婆都怀孕了,我孩子流产了,你知不知道啊?你凭什么这样害我?”

原以为魏红至少会有些愧疚,没想到她听到这个消息后,脸上竟然出现一丝得意的笑容。她满不在乎地说:“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一个孩子吗?你俩以后再生就是了。”她的眼神凌厉,让姜祥不寒而栗。

想起自己胎死腹中的夭折婴儿,想起差点被她搞砸的婚礼,姜祥对眼前的这个女人恨之入骨!他冲上前去死死掐住她的脖子,魏红还在挣扎着叫喊:“都是女人,凭什么她要享受草地婚礼,马尔代夫、奔驰接亲,而我就只能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贱卖自己的青春?……”

渐渐的,她的话语越来越含糊不清,身子也瘫软下去。姜祥把手放到她鼻子下面,却惊恐地发现:她死了!

姜祥顿时吓得三魂出窍,坐下来紧张地思考了几分钟后,他出门买了一只拉杆箱和一只粉红色的编织袋,将魏红的尸体套上编织袋,又装进拉杆箱,然后便开车将其丢弃在团青公路洪庙港桥附近的河道里……

据了解,2014年8月8日,检察机关已对姜祥提起公诉。

(本文除犯罪嫌疑人姜祥为真名外,其余人员为化名)

原标题:按摩女留"艾滋针头"扎已有身孕准新娘致其流产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广东四户获评全国最美家庭
姬宇阳与其重磅罚单不如靠合同之力
北京中级车新车多竞品车型狂降价
工信部深入推进共建共享

猜你喜欢